蒼穹数奇

Why storms are named after people

暗搓搓地像发报告一样地来丰富tag了.゚٩(๑⃙⃘˙ᵕ˙๑⃙⃘)۶:.
这周的叔叔…妈的…可爱炸了
声音也糯……
不过看这进度、下周叔叔就要变正太了_(:з」∠)_
正太也挺好、不过还是有点淡淡的小忧桑
嗯下周见吧

今天同学一本正经地给我讲、惠比寿是伊邪那美生的蛏子😂😂😂
我当时就傻了、我特别喜欢吃蛏子(不晓得大家吃不吃蛏子、嗯……就是很好吃的一种东西)
后来去翻了翻漫画、哦原来是蛭子
蛭子好像不能吃
这个不晓得打tag会不会很贱_(:з」∠)_

哭唧唧叔叔太帅太可爱了ಥ_ಥ
这几周回家可以看到叔叔真的超幸福的_(:з」∠)_不过最近真的很忙很忙上周都忘了丰富tag了
啊不管怎么说!!!tag还是要丰富的!!!!!!叔叔这么这么可爱大家快来喜欢他啊!!
然后大家再一起哭:-D多好
嗯嗯嗯嗯嗯下周再见吧

傻大象(霆峰)(很短)

——来个只用了五十多分钟的短打。
写的梗啊基本上都来自我这边商业街上的傻大象
_(:з」∠)_想也不想就发了、大家没事儿就看看吧、反正是短打







一只有八只脚的大象在购物中心摇摇晃晃地走着。

“给你小朋友。”

小朋友稚嫩的手捏成一个小小的拳头,一下子打在大象气鼓鼓的肚子上,另一只小手里还攥着大象给他的儿童电玩城的兑换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大象!打大象!”

陈伟霆在充满气的玩偶服里叹了叹气,扭了扭屁股把熊孩子轻轻撞开。哪知这小孩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更加殷勤地缠着陈伟霆,把自己的身体挂在玩偶服上,嘴上还不忘念叨几句“傻大象傻大象”。

这种事时有发生。大象晃着脑袋,吊着身上的小孩走向另一个小女孩。

大象偷偷地笑着,露出八颗白牙,说着外面的人听不大清的话:“小朋友给你。”

伸出右脚递去一张兑换券。

小女孩乖巧地接过:“谢谢大象。”

“傻大象!!傻大象啊啊啊啊!”

陈伟霆继续向前挪动,时不时扭两下屁股。



李易峰走到购物中心的底层,想去给自己的小侄子买他心心念念好久的小蚂蚁之家。哪知在路上被一只瞧着像得了肩周炎的大象拦了路。

“小朋友给你。”

咦怎么看不见这位小朋友的脸。这小朋友长得真高,真好。

模模糊糊地声音从面前传来。李易峰看着这位派发兑换券的工作人员,玩偶服明显容不下这个大块头,于是大象的脚底下硬生生长出两只人类的脚,两只握着兑换券的手从前脚伸出,一张端正的脸使劲往唯一的观察口上贴,惶恐之余,看着那张挤眉弄眼的脸,李易峰还真是为他的真诚和敬业感动了一把。

“不好意思啊,我不常去电玩城的。”李易峰礼貌地伸手拒绝,算是对他真诚的回应吧。

大象看见一只好看的手放在他的眼前,骨节分明,哪是小孩子能有的。抬头一看,原来这只好看的手也有一位长得好看的主人

啊,不,是很好看的主人。

黑黑的杏眼,闪着小小的光。

陈伟霆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甜甜的芝麻糊,上面还有几粒没被磨碎的白芝麻。

“那对不起打扰了!”

“嗯?”

芝麻糊凑了上来。陈伟霆缩在玩偶服里,觉得有些闷。

“我说:‘打扰了’!”

李易峰咧开嘴,眉毛轻轻地一弯:“没关系。”

陈伟霆也笑,不知道面前的人能否看见,所以他笑得特别认真特别张扬。

芝麻糊飘走了。

陈伟霆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也被带走了。

他埋下头数着手里的券。

还要在这里站多久呢?想快点发完啊。

有些高中生从路旁走过,指着大象笑,说他像在偷偷数钱。还有些脸皮厚的,冲上去推了把大象耷拉着的大脑袋,逃一样地跑走。

陈伟霆觉得挺开心,于是他一个灵活的转身,扑在没来得及逃开的高中生身上。

“哇哇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真开心。


李易峰提着大大的盒子从玩具翻斗城里走出来,打算过底层去乘地铁时,发现那只蓝色的大象还在发券。

看着他的八只脚,李易峰偷偷笑了。

于是他走上前去,伸出手,摊开掌心。

大象忙着把手上的东西派完,也不管是谁,就数了三张券。正准备放上去,一看那只好看的手,手上的动作就顿了顿。

抬头,还是那对圆圆的眼睛。

“给我呀。”那双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陈伟霆故作震惊:“啊?你也要啊?”

李易峰乐了:“当然要啊。我拿回去给我家小侄子。”

陈伟霆笑眯眯地把券递过去,叮嘱似的:“要带他来玩哦。”

“嗯,好。”

拿过券,李易峰就走了。走时他回头看,那只傻大象还对着他的方向,挥着手。

一定要来啊。

这样的心声像是被听见了。芝麻糊冲他微微一笑,消失在了人群里。






嗯、够短!!!!

用心感受诶比素的壕气、第一次看见别人用钱打别人耳屎的😂😂😂
叔叔演得一手好反派(๑•̀ㅂ•́)و✧哎最后预告的小剧场也特别特别可爱
叔叔怎么就这么这么可爱qwq
tv截图包get.゚٩(๑⃙⃘˙ᵕ˙๑⃙⃘)۶:.
下周见拉辣喇蜡腊啦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爱妃那个奸臣欺负朕!【原创宫斗x,药不能停系列】

^_^这个表情真的特别有越妃的气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我的仙气!仙气!我怎么就被个打酱油的嫌弃了qwq

青至:

为什么我一个苗正根红的好少女会被逼着把自己的宫斗(x)脑洞发出来呢……【望天】
这脑洞里还有我自己,细细想来还有点小羞耻呢☆
……想静静【趴】
周末你怎么还不来我想放下这些奇怪的东西去填瑟莱x
爱妃们接好了这可是朕对你们沉甸甸的爱!
黑喂狗!
——————————————————————
爱妃那个奸臣欺负朕!

序。

从前……哎客官您别转头就走啊!不狗血绝对不狗血!就是这样开头比较有沧桑感,那么我们再来。

从前,有个刺客,这不是个普通的刺客啊,这是个名震四方,以一边行刺一边高速吐槽闻名的刺客,嗯,就是话多人蠢人称傻逼中的战斗逼。
今天白天他睡饱了就跑出来精神抖擞地开单了,然后开到一个大礼包——行刺当今圣上,妃子搞到一个有10%的报酬加成。这个好,于是他哼着农奴翻身做土豪滚到了皇宫墙根儿底下。

最开始,他非常有职业道德地走着屋顶巷道灌木丛啊,然后嘴巴不停歇地说,哎呦喂这宫里待遇真好诶一群侍卫不好好干活跑这里炸金花宫女打成麻连太监都在打斯诺克,这日子真是滋润不知道管不管饭还有工资拿哎呦我怎么没进了宫,要不之后改行来做个侍卫,等等,等我搞定了那狗皇帝是不是要改制了,啊突然有点舍不得……不行个人信誉比较重要啊接了任务就得好好弄完!
渐渐地,他就不想爬屋顶了,因为他脚滑好几次被人看到,根!本!没!有!人!理!他!下面妹子还在「三筒!」
于是他不走心地溜达到了御膳房,他看到了什么!!那群御厨在吃火锅!宫女在吃干锅!侍卫在吃汤锅!他听到了什么!!
「诶今儿皇上说想吃什么?」
「小面加蛋,流黄的,珍珠奶茶。」
「希妃呢。」
「酸菜肉丝米线,加蛋,咖啡。」
「弄好了你去送吧。」
「不想动,来划拳,谁输谁去。」
「「五魁首啊!六匹马啊!!」」
这都什么玩意鬼!!!这皇帝有没有皇帝的威严了!!

刺客很悲伤地溜达到了皇宫正殿门口,往里面悠悠地瞟。
有个穿着华贵的金发家伙在拿一块虎皮抹桌子。有个黑发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坐在龙床上翘着腿写东西。
——等等那个金发家伙穿的是龙袍吧?!那人是皇帝!!她在抹桌子?!

正在刺客接受自己穿越了的设定时,那个皇帝突然开口了——「爱妃,朕手有点酸诶。」
龙床上的女人无奈地放下那本东西——其实是奏折——然后张开双手露出了笑容,「行行行来来来皇上给你揉!」
然后那只皇帝如同团子一般地挪过去坐在了对方腿上被抱着揉手腕,嘿嘿笑。
那个妃子一边揉一边训人,「你才做了多久都说了不要一天懒着。」
「是是是爱妃说的好w。」
「该做的要坚持做完。」
「是是是爱妃讲得对w。」
「青至你这个狗皇帝。」
「嗯嗯嗯爱妃你……真是深得朕心qwq。」

什么玩意啊说好的深宫大院霸道皇帝强上我呢?!刺客满心忧郁。这时只见一个身影浑身冒着仙气飘进了大殿,一边跑一边跳翻飞的裙摆扬起不少尘土,呛了刺客满嘴。
「哎呦让你先拖地嘛。」黑发妃子面瘫。
「朕又不是没说过让毛妃在腰后面绑个拖把她听了吗w。」
然而那个人形扬尘机——其实是毛妃——已经开口了——「房sang!我给你讲个笑话!!」
龙床上的皇帝高贵而嫌弃,「房你妹,说人话w。」
「我给你讲从前有个人他叫龙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哈哈哈!!!你说他为什么叫龙二恍恍惚惚哈哈哈!!」
「因为他哥叫龙三w。」
「皇上你怎么造的好有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宫里没法好了。刺客是这么想的。
这时有个妹子,腰细腿长倾国倾城,笑眯眯地看着他。他觉得自己心不好了。这妹子怎么这么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不进去?^_^」
啊啊啊啊声音好温油!等等等等等!!我这是被发现了吗!怎么办!

刺客很悲伤地想着大不了给美人妹子卖个萌反正人家那么好看自己不亏。然后,在抬头的一瞬间,被温柔地,果断地,一脚踹进了大殿。
他很有专业意识地一个受身,抬头就迎来黑发女子的一记横扫又一次被摔在地上,还是屁股着地那种。
龙床上皇帝悠悠地开口,「那什么朕也知道朕很威严你不用翻跟头取悦朕的,讲真w。」

刺客反应过来内心已经被“皇帝好烦!”和“女神踢我了!”刷了屏。他转过头发现身后女神大人依旧笑的一脸温油,要不是身后隐隐作痛就算有一百个人说女神踢他他都是不会相信的,此刻他内心仿佛下起了爱心状的雪。
但是他想啊,他江湖第一吐槽役,心可寒恋爱可不谈嘴巴不能停,于是他打起了精神,对着皇帝开骂,「你这个狗皇帝!」

皇帝听了特别特别委屈,跑去黑发妃子那被顺毛,转过脸来幽幽地问,「朕怎么你了QwQ。」
「你荒庸无道,不得民心,你看看外面那些下人都对你蔑视不满到什么地步?一个个不做正事,聚众斗牌,比我们高压高收的待遇还好……呸!你也不管管,都不知道养一帮人在那干什么用!」
喷到这里他停下来喘气,就听到皇帝懒懒散散地开口。
青至相当不在乎地玩一缕耳边的金发,斜斜地瞥了他一眼,「用来告诉我们你来了呀。」

刺客心下一惊,「……什么?」
「你进门脚步声太响,又喜欢跳房顶,大白天的简直给侍卫们直播爬墙啊^_^。」他女神笑得依旧温和,但他觉得那笑容特别嘲讽。
「嗯嗯你刚从东门进来就有四五个人来找我了咧。」人形扬尘机摸了摸下巴也说着。

刺客心下不爽,心想那怎么没人拦我,就看到龙床上皇帝笑得特别人畜无害。

「因为你傻得可爱嘛w。」

心脏,太脏了。

等等怎么说着这宫里大内高手云集似的——虽然那是事实只是他现在还不晓得——对啊这群妃子怎么这么能打!刺客心里暗叫不好。
「你在好奇我们的身份?」站在皇帝身边一直面瘫的黑发女子开口了,那张面瘫脸似乎有些调笑的意味。
「……」的确。
「我跟你讲哦,」人形扬尘机笑着说,「我们都是皇上的妃子辣!后宫超和睦。」
另外几人已经接了下去。
「嘛写作后宫^_^。」
「读作特战队。」
「意会为拆迁队哦w。」

刺客整个客都不好了。他觉得接了这单的自己被彻彻底底地卖了,不过反正都被抓了想问的他得问个痛快。
首先。
「为什么我进来的时候皇帝在擦桌子?」这个困扰他多时的问题一定要问!
「今天房sang值日呀。」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回答的,虽然不想搭话,但刺客对于这么蠢的一个人之前居然嘲讽自己感到实在特别过意不去。
「你也很能打?」不信服脸。
「我是仙子诶!」对方更加不服。
「那就是不能打了。」点头。
「嗬信不信本宫让你头发掉光啊!」拍桌。

不理睬那只烦人的仙子,刺客转向皇帝,「你不问是谁让我来的吗?」
皇帝依旧是人畜无害的笑容,「有什么好问的,是个贪官污吏都是讨厌朕的w。」
「为什么?」
「因为朕喜欢抢他们的钱啊w。」
……那还不是怪你心脏。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啊。」
青至笑着头一歪,枕在了黑发女子的腿上,「嗯w……」
刺客觉得自己算是要栽在这个心脏手上了。


「你,要不要入伙?w」


诶?
刺客抬头,看见皇帝虽然笑着,那语气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你可愿不论这王朝走向何方,都追随于朕,与朕一同守护它?」

你可愿将你那曾用于伤害的力量转而用于守护?

你可愿倾尽全力摒弃黑暗,追随光明?


刺客莫名眼眶有些热。
第一次,在自己对别人表现出伤害的意图时,对方笑着对自己的冒犯毫不在意。
甚至还愿意给自己一个容身之所。
原来王朝的强盛靠的不只是强横的实力。
更重要的是笑着以德报怨的胸怀,与对光明的追求,
仿佛是从他的眼中看到答案,皇帝笑着伸出小指。
刺客快步上前,将小指勾在了一起。

「约定了。」


「那么,先帮朕把桌子抹了w。」
「喂喂不是你值日吗……」
「你都卖身给房sang辣还纠结个球球咧。」
「女神她们欺负我……」
「记得顺便把地拖了^_^。」
「……」

数日后。
「你们之前全都是刺客?」
这皇帝真够能拉仇恨的。刺客对着一屋子侍卫吃惊脸。
「你爷爷我之前是打手,注意措辞。」
「有区别吗反正现在都是侍卫。」
「当侍卫有啥不好的。」
「是啊好吃好穿。」
「值班时间短。」
「主子又让人省心。」
「还有年假。」
「「是啊是啊。」」
「……」
于是小刺客就这样,每天值班睡觉炸金花,运气好就会抽到机会带着圣旨出去明目张胆地抢钱,过的不亦乐乎。
最重要的是,心里特别踏实。

「爱妃这奶茶为什么加的是珍珠不是布丁,那个厨子莫不是想要害朕!QwQ」
「皇上莫方我去打他。」
「房sang我也要喝!」
「毛毛乖,先拖地^_^。」

就这样下去,似乎会很棒w。

序,-End-

苏哥与小龙团【生贺,神经病风】

我的生贺!!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抱着吃糖!!!!!谢皇上隆恩!!!!.゚٩(๑⃙⃘˙ᵕ˙๑⃙⃘)۶:.

青至:

给黑乎乎的爱妃的生贺,原创脑洞。


瑟莱周末填坑,我已经看到掉粉的结局【望天】,这篇想吃的可以吃。


黑喂狗。


——————————————————


苏哥与小龙团儿

烟花三月的午后,天很蓝,云很好。苏庄里有个湖,里面锦鲤三三两两地追着划水。苏辛堂打了一个龙井虾仁味的嗝儿,叼着根长烟枪吧唧吧唧地抽,苏庄的庄主,今天也自产自销着。他潇洒地抖了抖衣服,打算在湖边的亭子里打个盹儿,就听见柴房有什么声儿在响。

莫不是进了贼?
苏辛堂悄悄摸到柴房门口,就听到里头咔吧咔吧的嚼东西的响声。
我的个乖乖,感情是个妖精?
他挺怂挺怂地探了个头,然后收获了一个圆润的屁股,上面短小的尾巴相当有韵律地一晃一晃。突然,那根尾巴尖晃开,露出了……那个团子身下的茶饼屑。

我!的!普!洱!啊!
「何方妖孽敢在你苏哥眼皮底下偷茶吃!」
团子被这一声震得抖了三抖,飞快地把自己团起来滚了出去,那咔哧咔哧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苏辛堂心说丫跑的挺快啊,下次……心里狠话还没放完那个团子又咕噜咕噜地滚了回来,停在他面前。

噫?
苏辛堂看着那只团子自顾自地把自己展开累得趴唧一下躺在地上喘气儿,不由得咳了一声。
「嗷嗷嗷嗷嗷!!」团子一下被惊得不好连小短爪上毛都炸了起来,又迅速把自己团在一起滚走。
于是苏辛堂非常轻车熟路地在它又滚回来的时候揪住了它的尾巴。

苏辛堂挑起了团子并不存在的下巴,眉一挑。
「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还没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敏捷还会被抓住的团子似乎心情不太好,鼓着嘴闷闷地说,「你自己看。」
苏辛堂也懒得跟一颗团子生气,倒是真的开始打量起这只团子来——然后他看到了很不好的东西。这只团子长得就像一首歌——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看着它那几条毛乎乎的小短爪,苏辛堂都觉得它蛮可爱的——如果它身上包的不是苏庄镇庄之宝的纸包的话。
「团!子!」
「干嘛辣你才是团子嘞!」团子跳起来,小短爪都在自以为愤怒地挥舞。
「你怎么把哥的镇庄之宝给吃啦!」
「……嗷?」

等等。
苏辛堂突然发现这只团子身上的毛炸开了,看着跟只小刺猬似的。原本看起来是纸包的部分其实也是毛,只是平时都收着而已。长得跟自己的镇庄之宝,一毛一样。
哇哦看着好扎手哦。
「你……是小龙团啊。」
「对呀对呀苏苏你总算认出我辣!」
「……你叫我什么?」
「苏苏啊,你不喜欢啊,」苏辛堂刚想点头,「那就堂堂好辣!」
「……叫苏哥。」
「差不多嘛诶苏苏你有龙井没普洱有点腻……」小龙团开始翻过肚子打滚。
「滚。」

于是每天就都有了这样的对话。
「团子你是不是妖精啊。」
「苏苏你不要叫我团子辣,我是仙诶。」
那你能不能不要叫我苏苏……

「团子你能洗澡吗。」
「苏苏你是想泡我吗QuQ。」
「哥倒是想把你给泡没了。」
「苏苏QAQ……」
「……不泡。」

苏辛堂每天会在卯时三刻前醒来,不然就会在咔哧咔哧的让人心碎的声音中醒来。然后爬起来接客称茶,夕阳西下的时候点一抽烟草,等着那个团子跑出来把烟踢掉,再在他腿上趴下看太阳落下去。
日子慢悠悠地过,苏辛堂觉得有什么和以前不太一样,不过也没什么不好。

「苏苏我好饿诶……」某个夜晚,小龙团在苏辛堂腿上打滚。
「你苏哥的茶很贵的昨天才吃了我两个太平猴魁的饼子团子你又不会长大不要每天浪费哥的粮食吃了净长肉了你信不信哥赶明儿就把你泡了啊。」这两天以来苏辛堂莫名地肺活量激增,为自己感到自豪。
「苏苏QvQ……」
「……要吃什么。」
「嗯……油油的东西就好辣,吃了油油的东西我会变香哦!」
呵呵你是要从一坨肉变成一坨酥肉吗。
纵然满心嫌弃苏辛堂还是去伙房做了一盅嫩嫩的炖肉过来,秉承着苏杭惯有的口味,酸甜又油水充足。
刚放上桌子小龙团就扑上去哼哧哼哧地啃,片刻过后就趴在苏辛堂腿上,抖着腿打了一个油腻腻的嗝儿。
苏辛堂刚想开口嫌弃,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同的浓郁味道,是煎茶的香气。
会变得很香是这个意思啊…………有点饿了。
「诶团子啊……」
「苏苏……嗝,你不要叫我团子嘛……」
「再闹泡你。」
「……苏哥好QuQ。」
「你说,哥能吃你吗。」
「嗯……」这次意外地没有闹,反而是沉思了一会儿,小龙团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用爪子捂住了红红的脸——虽然爪子太短只捂住了眼睛,「不可以吃我哦,但是等我长大了……」
小龙团从苏辛堂腿上爬了起来,笑的很害羞。
「苏苏就可以亲我啦。」
苏辛堂觉得脸上莫名有点烧,明明是三月,空气却暖得不可思议。
连星星都暖融融的。
苏辛堂有些不自在,「我不能亲你啊。」
「为什么?喜欢不就是要亲亲的吗?苏苏不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啊,」苏辛堂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不是可以亲你的那种喜欢。」
「嗯……」小龙团的尾巴垂了下去,小心翼翼地问,「我会很乖的,苏苏那种喜欢我好不好?」
苏辛堂笑了笑,没有回答。
其实他现在只想掏一杆烟出来抽。

第二天早上苏辛堂起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来苏庄的客人已经等了好一会,他没说什么就匆匆忙碌起来。日落的时候,他抽了两杆烟。
日月交替,坐在星空下独酌一壶普洱,苏辛堂确确实实感觉到了内心的怅然。
他好像把小龙团给弄丢了。

第二天他被伙房里咔哧咔哧的声音吵醒,爬起来刚打算开口,就看到地上那只在啃米饼的老鼠和他大眼瞪小眼。千辛万苦地捉到这只不会自己滚到他脚边的老鼠,他盯着它看了半晌,最后赏了它一个脑蹦儿。
小龙团的确是走了,苏辛堂知道它为什么走,却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它。
它就这样,在他的生活里,消失了。

烟花三月,风很轻,星很暖,映在月下的湖里,有一点亮。苏辛堂叼着一杆烟,安安静静地抽。
有个白衣少年在亭子的阴影里远远地望他,烟雾缭绕中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他觉得那张脸一定是很好看的,那双眼睛一定透过烟蓄着湖水。
就像一年前一样。

「你还知道回来看看你苏哥啊。」
听到对方这样说,少年笑着走出去。
「苏苏还记得我。」
苏辛堂下巴一扬,「不记得了。」
「这样。」少年的笑意也不见少。
不记得?那不成啊,头上那两个角,那身白衣服,上面还露骨地写了个“茶”字儿,哥又不瞎。
「死哪儿去了?」
听到这句,少年反而脸色不对了,「你不知道?」
苏辛堂一听就来气,「我怎么知道?一觉睡起来连个影子都没有!」
「我回建宁老家修炼了呀,为了快点长大嘛,那个时候法力不够,就把话存在你厨房那个米饼里了,」少年表情极尽困惑无辜,「你平时就爱吃那个嘛难道你没吃?」
米饼?苏辛堂觉得自己意识到了什么。
那!只!耗!砸!
咬牙切齿了一会儿,苏辛堂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

为了快点长大。
他老脸又觉得有点烧。

偏偏这个时候少年凑了过来,笑的纯良无害暗藏诡计。
「苏苏你有没有想我啊?」
「……没有。」苏辛堂偏过了头。

「是吗,可是我很想你呢。」少年笑着凑得更近了。
「很想很想。」笑着,声音却很难过,是苏辛堂从来没有听过的那种难过。
「没有我在,苏苏肯定会赖床的吧?」
「还会抽烟。」
「你看,」他又笑开了,「我多重要啊。」
放屁。被逼到柱子边上的苏辛堂内心反驳。
「我会很乖的……」少年笑着吻上对方通红的脸,「所以你那种喜欢我好不好,苏哥?」

苏辛堂看着他,没有以前那么死蠢而且容易害羞,多了凝在眼角不变的笑意,唯有温暖,一如既往。
但是还是很让人不爽。

「我拒……唔!」
-End-

与月同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弯带这个逼装得好(๑•̀ㅂ•́)و✧
不我分不清攻受怎么破_(:з」∠)_
不过是糖!!够甜!!吃!!
感谢带带写的这篇只有内部人员才能吃糖的文.゚٩(๑⃙⃘˙ᵕ˙๑⃙⃘)۶:.


- 玄. 钺缑 -:



 @煤球Renntan 给这朵煤球颜色的毛的生贺☆生日快乐咯




_设定有毛病




_异常严重的文不对题




_只考据了一丢丢的篡改历史系列




_文渣的装逼文风,吃的愉快w












----------------------------------------------------------------








         子时已过,纵是杭州城也沉寂,灭了万家灯火。唯一位青衣女子,掌了灯、燃了烛火,缓步在游廊巡游。轻风徐徐未断,摇曳着那抹明亮,使之流动而闪烁。








         苏辛堂换了身素色绵袍。虽说初春时节,残雪化尽后水乡又温润起来,夜间的凉意仍不可小觑。为御寒,他本是披了斗篷,可惜这阻止不了清冷湖风灌进未收紧的圆袂,再绕着他的手臂滴溜溜打着旋。








         好在青年有他臂弯里护着的小家伙伴着,自是心里一直暖和着。再者一路步行至西湖,未免发汗,苏辛堂也是逐渐适应了午夜的温度。








         渡头已无人声。叩了门板,请来熟识的艄公撑船,苏辛堂带着怀里的小纸包坐到船头。一路上都乖巧趴在男子胸前的小东西用脑袋蹭蹭他,才不安分转身。两只小小的爪子抱住苏辛堂一只手臂,小龙团这才赏起夜色中幽静西湖。苏辛堂由着它的小动作,抬了另一只手,放轻力道、有意无意地柔柔拍着它的背脊。








         早听说西子湖何时游赏都可见美景,如今终能亲自观赏,小龙团自是在兴头上。








         这夜,有云在天幕朦胧了月色,疑梦似幻地铺开了细纺的纱。天地间隐约可见,有渐远岸边如龙飞舞之山,有近于咫尺碧波荡漾之涟,有燃灯突兀之山寺,有融于沉寂之别院,犹是一番好景致。








         苏辛堂虽赏游此地许多次,却从不觉得烦腻无味,倒是生出亲切之感。顺势借这份熟悉,男子与清闲之中忆起同怀中这茶精的因缘。








         年前,苏辛堂偶得两份还未印上龙纹的龙团茶,携去试那第二泉时品去一团,谁料这剩下的是只三百年的小茶精所化。他于归途中现身,便赖着自己不肯离去,干脆也就带在了身边。这活了三百年的小龙团见识广博,心性却时常像个孩童,任性、撒娇、耍赖,都是常有的事。苏辛堂还记得它跟着自己刚回到杭州时候,缩在他裘衣里拿那对小龙角顶他,死缠烂打要吃酥油饼的情景,仍觉得可爱,不禁扬了嘴角,低低笑出声。茶精明了苏辛堂在笑些什么一般,径直张嘴咬了面前的手臂,小小的牙齿并未使力地挨着皮肤,倒是痒痒的,男子只好求饶地揉揉小龙团的脑袋。








         渡船靠上湖心小岛的栈桥,木头间的碰触发出咚的闷响,稍稍回旋便散开去了。艄公转了船头返航,小龙团才从苏辛堂手臂上跳下,落地之时已然是位着了黛色衣衫的青年。他抬手整理苏辛堂的交领,末了替他重新束好斗篷,这才转身回望,悠然开口:“湖光非鬼亦非仙,风恬浪静光满州。如今终于得见此景,倒真同你诗中所述,月黑也抑不住这湖光山色。”波光印入青年双眸,苏辛堂觉得那对被点亮的眼瞳中有银河,叫他移不开视线。








         于栈桥站了许久,两人才回身踏入湖心这处别院。环形回廊沿着岛屿绕了一圈:外侧可见西湖各处之景,里侧则以水填了洼地,搬来假山石,遍植荷花,供以欣赏。而此刻中庭内,残枝败叶稀稀落落,已是归于池底泥淖了大半,不过新叶还只零星立了些青嫩的叶卷,未免有些寂寥。








         二人闲庭信步回廊中。小龙团虽遗憾着此番没能见着荷花,向外边望去后便逐渐明朗了心绪。虽月色不明,借着分了层次的影子倒也辨得出自断桥而起的白堤,再连接各类花树已开始苏醒的新一条长堤。灰黑一片之中只得见其型,细微之处全凭想象,于是有了份独属个人的美感。








         苏辛堂同小龙团并肩,走得悠闲缓慢。苏辛堂讲起这湖畔的种种传说,说雷峰塔下镇了白蛇,说雪霁时候桥将断。小龙团虽大都听闻过,却觉得再熟悉的故事经由诗人口中传述而出,意义便不大同了。何况身旁这人的好文采有着与之相衬的留了份清越的沉稳嗓音,讲述之中不时带几句自身感慨,的确比单纯的故事精彩许多。








         苏辛堂慢慢悠悠讲着,小龙团安安静静听着。轮到最后,该讲赏月之事时,恰巧是漫步到了临着三潭的院门处。素衣男子拉起小龙团下了石阶,立在湖水轻易就能触碰鞋尖的地方。三座小小的石塔坐落在岸边不远,此刻只是默默睡着,没有水中月陪伴,更莫说烛火印出的更多圆月。








         “八月十五的时候,陪我来赏这三十四轮圆月,可好?”








         “我若未记错,加上三潭与心中明月,亦只有三十三轮。这第三十四轮,又从何而来?”








         “你要是在身边,不就有了这最后一轮月了吗。”苏辛堂侧了头,微弯的眼角眉梢尽是笑意。








         小龙团想起他们初见前,这人品茶品泉时“独携天上小团月”的诗句,心下明了间也是浓郁了笑意。








         “好,我定陪你来。”








         “还有以后岁岁年年,都陪你赏这三十四轮明月。”






盼星星盼月亮ヽ(;▽;)ノ终于把叔叔盼出来了!!!!!!
嘤嘤嘤哭唧唧
好—感—动—
终于不用孤独地在op刷惠比寿了
下周刚好我生日_(:з」∠)_我可以把这个理解成生日礼物嘛

可以!!!!(不要脸)
总之、舔屏准备中.゚٩(๑⃙⃘˙ᵕ˙๑⃙⃘)۶:.